December 17, 2020, 10:00:00 PM

吳玲瑤

對時間的困惑

作家吳玲瑤以幽默風趣的口吻細說時間的困惑。談笑中解讀“時間快慢是感覺? 還是有科學根據?”

press to zoom

press to zoom
1/1

小時候寫作文喜歡裝成熟,老氣橫秋地形容時間:「光陰似箭、歲月如梭、白駒過隙、日光荏苒」,其實並沒有真正體會歲月的流逝似箭如梭,日子還是天天在盼望暑假寒假,盼著過年的紅包,時間過得奇慢無比。每一個等待都得等好久好久,誠如羅大佑的《童年》:「等待著下課,等待著放學,等待遊戲的童年,隔壁班的那個女孩怎麼還沒經過我的窗前?」
童年的十分鐘可以過得天長地久,像一列慢慢行駛的火車。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時間像個賊,偷走我們的曾經,隨著年齡增長,突然變成高速飛奔的快車,日子在閃神間消失,抓也抓不住,越來越快一發不可收拾?使我們對時間充滿了困惑。文學中對歲月的流逝是一再被提及的話題,張愛玲曾說過:「悠長得像永生的童年,相當愉快地度日如年…然後時間加速,越來越快」,在《半生緣》裡也提及:「日子過得真快,對於中年以後的人來講,十年八年好像是指逢間的事。」
年紀大了對時光不待人滿懷感慨,發出沒有答案的天問,歲月去哪了,還沒好好感受年輕就老了,還沒好好看世界眼睛就花了。有說青春像衛生紙,看著挺多,用著用著就不夠了。也有看待時間如捲筒衛生紙,年輕時像剛換新卷,很久才轉一圈,老了像快用完,手一拉就是三四圈,一下子幾年過去了。有人也把時間比成一條河,從遙遠的過去流向未來,不能停息也不能倒退,「現在」只是時間之河上的一點,卻永遠抓不住。
人們瞭解什麼是時間之前,其實已經將它消磨了一半。因為困惑不解,所以未曾停止對於時間和空間的探索,時間快慢是感覺? 還是有科學根據?愛因斯坦曾用相對論來說明時間,坐在燙熱的火爐旁邊,會覺得時間過得特別慢,如果跟情人約會,會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。美國史丹福大學的神經科學教授伊格曼(David Eagleman),認為大腦處理新穎事務時會耗費較多能量,紀錄下更多的記憶,童年時每天都學新東西,覺得時間過得特慢。長大後習以為常的體驗,腦子見怪不怪,時間會感覺越過越快。就像去一個新的地方,總覺得去的路顯得特別的長,回程熟悉那條路後,感覺就短許多,也許讓時間慢下來的祕訣,是尋找新鮮的體驗。
中國古代神話小說和《西遊記》中曾多處提及,「天上一天,人間一年」,我向學科學的先生求證有無此可能,他說有可能,根據相對論,只要速度足夠快,時間就會變慢。他還想起大學時物理課曾經考過一題佔了20分,「依照這個比例,天上的座標,和人間的座標,相對速度是多少?」對我這學文的一點都不懂,徒增對時間的困惑。
有人想到牛郎織女的故事,一年才能於七夕見一次面的牛郎,對織女述說他的相思之苦,織女卻回:「人間一年天上一天你不知道嗎? 我可是每天吃完早飯就得見你了,天天見面你不煩,我煩啊。」也算是對時間困惑所產生的笑話。

對時間的困惑

Dec 17, 2020

吳玲瑤

對時間的困惑

作家吳玲瑤以幽默風趣的口吻細說時間的困惑。談笑中解讀“時間快慢是感覺? 還是有科學根據?”

press to zoom

press to zoom
1/1

小時候寫作文喜歡裝成熟,老氣橫秋地形容時間:「光陰似箭、歲月如梭、白駒過隙、日光荏苒」,其實並沒有真正體會歲月的流逝似箭如梭,日子還是天天在盼望暑假寒假,盼著過年的紅包,時間過得奇慢無比。每一個等待都得等好久好久,誠如羅大佑的《童年》:「等待著下課,等待著放學,等待遊戲的童年,隔壁班的那個女孩怎麼還沒經過我的窗前?」
童年的十分鐘可以過得天長地久,像一列慢慢行駛的火車。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時間像個賊,偷走我們的曾經,隨著年齡增長,突然變成高速飛奔的快車,日子在閃神間消失,抓也抓不住,越來越快一發不可收拾?使我們對時間充滿了困惑。文學中對歲月的流逝是一再被提及的話題,張愛玲曾說過:「悠長得像永生的童年,相當愉快地度日如年…然後時間加速,越來越快」,在《半生緣》裡也提及:「日子過得真快,對於中年以後的人來講,十年八年好像是指逢間的事。」
年紀大了對時光不待人滿懷感慨,發出沒有答案的天問,歲月去哪了,還沒好好感受年輕就老了,還沒好好看世界眼睛就花了。有說青春像衛生紙,看著挺多,用著用著就不夠了。也有看待時間如捲筒衛生紙,年輕時像剛換新卷,很久才轉一圈,老了像快用完,手一拉就是三四圈,一下子幾年過去了。有人也把時間比成一條河,從遙遠的過去流向未來,不能停息也不能倒退,「現在」只是時間之河上的一點,卻永遠抓不住。
人們瞭解什麼是時間之前,其實已經將它消磨了一半。因為困惑不解,所以未曾停止對於時間和空間的探索,時間快慢是感覺? 還是有科學根據?愛因斯坦曾用相對論來說明時間,坐在燙熱的火爐旁邊,會覺得時間過得特別慢,如果跟情人約會,會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。美國史丹福大學的神經科學教授伊格曼(David Eagleman),認為大腦處理新穎事務時會耗費較多能量,紀錄下更多的記憶,童年時每天都學新東西,覺得時間過得特慢。長大後習以為常的體驗,腦子見怪不怪,時間會感覺越過越快。就像去一個新的地方,總覺得去的路顯得特別的長,回程熟悉那條路後,感覺就短許多,也許讓時間慢下來的祕訣,是尋找新鮮的體驗。
中國古代神話小說和《西遊記》中曾多處提及,「天上一天,人間一年」,我向學科學的先生求證有無此可能,他說有可能,根據相對論,只要速度足夠快,時間就會變慢。他還想起大學時物理課曾經考過一題佔了20分,「依照這個比例,天上的座標,和人間的座標,相對速度是多少?」對我這學文的一點都不懂,徒增對時間的困惑。
有人想到牛郎織女的故事,一年才能於七夕見一次面的牛郎,對織女述說他的相思之苦,織女卻回:「人間一年天上一天你不知道嗎? 我可是每天吃完早飯就得見你了,天天見面你不煩,我煩啊。」也算是對時間困惑所產生的笑話。